守护崇明东滩 给鸟一方净土

首頁|bt365亚洲版体育在线 2022-09-08来源:中国绿色时报
【字体: 打印本页

守护崇明东滩 给鸟一方净土

——记最美自然守护者、崇明东滩自然保护区管理事务中心主任钮栋梁

微风拂过上海崇明岛东滩的芦苇丛,不时有鸟群从滩涂飞过。这片由长江和东海相互作用沉积而成的滩涂湿地,是年均近100万只次过境候鸟迁徙路线上的重要停歇地、越冬重要栖息地。

“守护东滩一方净土,还鸟儿美丽家园”是崇明东滩自然保护区管理事务中心党支部书记、主任钮栋梁的梦想。在东滩工作的18年里,他用行动诠释了对保护良好生态的坚守和执着,绘就了东滩万鸟云集、鱼翔浅底的美丽画卷。

不惧危险严格执法

2004年,35岁的钮栋梁来到保护区管护执法科工作。面对全新的岗位,他刻苦学习业务知识,虚心向同事请教,白天跑野外收缴地笼和定置网,晚上整理见闻和感想。半年不到,他就记熟了保护区地形地貌,掌握了鸟类栖息规律,摸清了违法捕猎者的活动规律。

多年来,钮栋梁先后组织了“夜鹰”“春隼”和清除地笼、定置网等专项行动。他全程布控,在芦苇丛中一蹲就是几个小时,破获多起盗猎案,有9名涉案人员被判刑。特别是他2011年发现并组织抓捕的毒杀小天鹅案,有力震慑了违法人员。

涉嫌非法狩猎者被他发现扭送到公安机关后,曾扬言要报复他;违法设置定制网的人曾在办公楼当面威胁他,要到他家里讨饭吃;一名被驱离的非法捕捞外地船主曾跟踪并试图殴打他,扬言要砍断他的一条腿……但钮栋梁毫不畏惧,秉公执法。有的偷猎者为了避免行政罚款,私下找到钮栋梁,给他送红包、购物卡,但他不为所动,当面退回或全部上交。

“不少违法人员就是当地居民,违法犯法与民风民俗、不懂法律法规有关,不能简单一罚了之。”钮栋梁注重宣传教育,耐心解释有关法律法规,得到了当事人的认同,也树立了保护区管理部门良好的执法形象。

治理外来物种开展生态修复

保护东滩生态也是钮栋梁的关心事。外来物种互花米草入侵崇明东滩,它不长球茎不结籽,鸟类无法觅食;它堵塞潮沟,严重影响鱼类和底栖动物的生存;它繁殖扩散能力极强,令作为雁鸭类鸟类食物来源和鸻鹬类鸟类重要栖息地的东滩本土植物芦苇和海三棱藨草迅速失去了生长空间。

财政部、国家林草局高度重视,专门拨付资金用于崇明东滩保护区内互花米草治理。保护区成立互花米草生态治理工作小组,由钮栋梁任组长。他经常与小组成员一起到滩涂现场察看围堰施工、互花米草刈割、芦苇定植进度和水质动态,积累第一手资料。

茫茫滩涂苇草丛立、潮沟纵横,长时间巡查采样极耗体力,难以辨别方向,容易迷路。钮栋梁每次都自告奋勇探路,“我体力最好,过潮沟不会陷,野外经验也丰富”,待所有人安全通过芦苇荡,他才松下一口气。

经过不懈努力, 互花米草生态治理中试一期如期完工,1000亩环境相对封闭、水位可调控管理的捕鱼港优化区,成功控制了互花米草生长和扩张。

经监测,该区域当年就记录到水鸟1.3万多只次,分属6目9科38种,成为保护区中部区域夏候鸟的繁殖筑巢场地和鸻鹬类、雁鸭类和鹭类等越冬鸟类的重要栖息地,互花米草围、割、淹、晒、种、调的生态控制“六字方针”得到成功贯彻。

随后,钮栋梁又组织开展了规模更大、生境更为复杂、难度更高的互花米草治理中试二期、三期和四期项目,向着成功实施大规模互花米草治理发起挑战。

崇明生态修复项目成功控制了项目实施区域内的互花米草生长和扩张,乡土植物恢复良好,并形成了近4万亩环境相对封闭、水位可调控管理的修复区。项目实施区域生境明显改善,鸟类种群数量显著增加,东方白鹳、白头鹤、小天鹅、黑脸琵鹭等23种国家珍稀保护鸟类回归东滩越冬栖息,其中越冬小天鹅的数量从2016年冬天记录的60只增长到2021年初的623只,创历史新高。

钮栋梁还先后负责实施了北八滧管护站翻修改造工程、科普基地配套功能设施改造工程、管理处办公楼翻修改造工程及湿地生态科研基地等建设项目,编制撰写了互花米草治理中试项目实施方案和鸟类栖息地优化和保护综合养护城维项目中的8个子项目的实施方案编制,工作成效显著,受到广泛好评。

以东滩为家

虽然钮栋梁家就在崇明,可保护区位置相对偏远,交通不便。由于工作需要,他大部分时间吃住都在宿舍,只是偶尔回家。

2016年2月,妻子因工受伤,钮栋梁手里拿着病危通知书,心里还是放不下正处于关键实施阶段的生态修复工程。妻子在重症监护室的20多天里,他大部分时间还是在工程现场,紧盯2万多亩的互花米草带水刈割。

今年4月,因新冠疫情影响,保护区职工及负责野外日常巡护的第三方服务团队都被封控在家,于是钮栋梁当起了“全区巡护员”,每天在24平方公里的生态修复区开展一次巡查。他还为野保研究中心应急配送煤气罐,为视频监控岗工作人员保障一日三餐。

“当年来保护区的时候,以为只是防止别人抓鸟,这么多年才知道,其实并没有那么简单。”今年是中国黄(渤)海候鸟栖息地(第二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的关键阶段,钮栋梁心里早已给“东滩自然保护区申遗工作”划上了重点。东滩自然保护区的生态修复仍在探索推进,保护区外围每年都会复发、随时觊觎入侵的互花米草,依然挑动着钮栋梁警觉的神经。钮栋梁也在筹划,通过生态体验项目,让更多人感受到候鸟安居东滩的舒适怡然。(记者 黄山)

【纠错】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