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湖之省·大美湿地 | 这里是世界首个鲸类迁地保护区

首頁|bt365亚洲版体育在线 2022-08-31来源:中国绿色时报
【字体: 打印本页


给网箱繁殖的江豚投食

湿地档案

湖北长江天鹅洲白鱀豚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主要保护对象为白鱀豚、长江江豚等珍稀水生动物及其栖息地。

国内5个江豚迁地保护区,这里是唯一保持增长的种群。全国江豚迁地保护种群数量为150余头,其中101头生活在这里。

这里是湖北长江天鹅洲白鱀豚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一个保护区身兼就地保护、迁地保护、人工繁育三大职能,且全部成功。

迁地保护全球范例

湖北长江天鹅洲白鱀豚国家级自然保护区1992年经国务院批准成立,是世界上第一个对鲸类进行迁地保护的保护区,主要保护对象为白鱀豚、长江江豚等珍稀水生动物及其栖息地。

保护区辖长江干流89公里石首江段和天鹅洲20.9公里长江故道水域,前者实施就地保护,后者实施迁地保护,总面积217.77平方公里。

白鱀豚已于2007年宣布功能性灭绝,而长江江豚是最濒危的一个江豚亚种,面临着白鱀豚所曾面临的全部威胁。

江豚是小型齿鲸,广泛分布于中国、朝鲜半岛、日本、印度、巴基斯坦、爪哇群岛、波斯湾沿岸海域。长江中下游、洞庭湖和鄱阳湖,鸭绿江下游,珠江下游均有江豚分布。中国水域的江豚有3个亚种,其中分布于长江水域的为长江亚种,是长江水生态系统的旗舰物种。

天鹅洲故道于1972年长江自然截弯取直而成,水面宽约0.2—1.5公里,平均水深4.5米。优越的地理位置及独特的水陆地貌特征,加上一年一度的洪水泛滥,使这里发育成典型的洪泛冲淤湿地。

饵料丰富、环境优越、保护严格,三者共同成就了江豚迁地保护。

保护区管理处主任胡良慧说,1990年,保护区投放3雌2雄5头江豚试养,2021年普查已发展为101头,而且每年有6—8头小江豚出生。

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监测显示,天鹅洲故道江豚种群是所有长江江豚种群中唯一保持增长的。这里的江豚迁地保护也因此被国内外专家誉为世界鲸豚类迁地保护唯一成功范例。

天鹅洲江豚繁育基地

繁育江豚成功放归

下午4点,江豚饲养员丁泽良准时来到网箱前,开始一天中的第三次喂食。听到熟悉的脚步和呼唤声,江豚父子“天天”和“萌萌”先后跃出水面,吞下丁泽良丢下的一条条小鱼。

夏季气温高,江豚食量下降,每次投喂,每只江豚限量约为1公斤。投喂前,丁泽良为小鱼注射了氯化钠。工作间的药品阴凉柜里,还有维生素C、维生素B、维生素B1和藿香正气水,都是为两只养殖江豚准备的。

2008年那场严重的雨雪冰冻灾害,使故道水面大面积结冰,江豚无法跃出水面呼吸,种群受损严重。

破冰救豚行动持续了一个月,丁泽良全程参与。行动之后,他的身份从渔民变成了保护区员工,参与了此后中科院水生所组织的历次江豚种群调查、迁地保护和搁浅救护。

破冰救豚救下的两头受伤严重的江豚“天天”和“娥娥”,被保护区放入网箱中进行救治和豢养。丁泽良是唯一的饲养员。2016年5月22日,“娥娥”成功生下一头雌性江豚“贝贝”,为江豚人工繁育全国首创、全球首例;2020年6月10日,“娥娥”再次繁育一头雄性江豚“萌萌”。

胡良慧说,这标志着保护区人工繁育江豚取得重大突破。保护区网箱豢养江豚和网箱江豚繁育技术分别获得国家发明专利。

2020年7月,4岁的“贝贝”已放归于天鹅洲故道。丁泽良说,“贝贝”放归之前经过了野化训练,学会了吃活鱼。

除了回归,还有输出和输入。从2015年开始,天鹅洲保护区先后向湖北长江新螺段、湖北监利何王庙、安徽铜陵等保护区及其他适宜栖息地输出24头江豚,其中2021年4月一次性输出18头,同时从江西鄱阳湖引进了8头,以交换基因、复壮种群。

渔民上岸参与巡护

王永福、孙海文,同是1981年出生的渔民,长江全面禁渔后受聘于保护区,成了陆巡队员。每天戴着“长江江豚巡护”和“长江巡护”的袖标,制止非法捕捞、非法开垦、洲滩放牧并观察江豚。

因为熟悉故道、做过渔民,他们的巡护更有的放矢。每天两次的巡护,或早上,或晚上,或凌晨,让捕捞和垂钓者摸不到规律;若是晚上巡护,发现岸上有车、芦苇有窝,他们就远远地熄了车灯,悄悄地走上前,抓到人交给保护区和公安处理。

王永福说,人为干扰少了,江豚才能安静生活。江豚种群恢复这么快,没有禁捕做不到。

孙海文说,非法捕捞的人越来越少,除了保护意识提高,更主要地来自非法捕捞入刑的震慑力。

保护区天鹅洲故道区共有6个陆巡、3个船巡,其中6个陆巡以前全是渔民。陆巡和船巡每次、每月都有巡护记录。

89公里长江江段的巡护,保护区每两个月开展一次,日常的巡护则交由渔政部门负责。

渔政部门的巡护源自湖北长江天鹅洲白鱀豚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石首市渔政监督管理局、石首市公安局天鹅洲开发区派出所、长江航运公安局荆州分局石首派出所四方签订的《长江江豚保护与联合执法合作框架协议》。

另外一项司法保障是,石首市人民检察院在保护区建立了法律监督联系点。

胡良慧说,天鹅洲故道区装了38个探头,实现了监测全覆盖,巡护有车、有船、有无人机,什么都有。

除了迁地保护、人工繁育,就地保护情况同样乐观。

经过多年拆违打非、生态修复和环境综合整治,2017年,农业部组织长江江豚科学考察,保护区长江石首段出现频次22头次,较2012年的长江科考呈增长趋势。现在,石首长江段常年栖息江豚20余头,且经常成群出现。

另一个趋势已引起各方注意。江豚的食物是小鱼。随着全面禁捕的实施,故道和长江干流水域鱼类趋向大型化,大鱼吃小鱼的结果,致使江豚的食源出现了一些问题。目前,中科院水生所、华中农业大学、中国水产研究院、长江水产研究所正组织论证,拟就渔业资源结构调整提出建议。

关于保护区的未来,胡良慧说,要抓好“123”。“1”,即围绕长江江豚及其自然栖息地保护1个中心目标;“2”,即狠抓保护管理和科技监测2个水平提升;“3”,即着力推进世界小型鲸类迁地保护示范基地、中国淡水豚类自然保护教育基地、长江江豚迁地种群种质资源输出基地3个基地建设。(陈永生 赵辉 徐春永)

【纠错】
Baidu
sogou